直击|历时5年中邦海拔最高最长输水隧洞将于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输水工程
Tag:  输水工程水,对于西藏林周县7万靠天吃饭的老百姓来说,显得犹为重要。 只有挖掘一条输水通道才能解决百姓的用水问题,旁多水利枢纽灌溉输水洞工程应运而生。 旁多输水洞是在念青唐古拉
直击|历时5年中邦海拔最高最长输水隧洞将于

直击|历时5年中邦海拔最高最长输水隧洞将于

  水,对于西藏林周县7万靠天吃饭的老百姓来说,显得犹为重要。

  只有挖掘一条输水通道才能解决百姓的用水问题,旁多水利枢纽灌溉输水洞工程应运而生。

  旁多输水洞是在念青唐古拉山支脉卡拉山的山体内开挖一条长16.8公里洞径4米的隧洞,将旁多库区内的水引到一山之隔的林周县松盘乡,是我国高原地区最长的输水隧洞,也是西藏地区最大的民生工程。

  武警水电八支队承担灌溉输水洞第Ⅱ标工程,位于海拔5300多米的卡拉山峰下约1300米左右的深埋点,那里地质情况复杂,岩石发育不良,对TBM掘进机刀箱、刀盘、刀具损伤大,5年来连续掘进,设备已陈旧老化,不堪重负。

  今年来,随着掘进的深入,高温高湿的环境加速了设备老化,故障频发,严重影响了工程进度。为解决难题,指挥所优化施工编组,改两班倒为三班倒,每班工作12小时,改洞外交班为现场交接班,做到换班不停机,增加了有效工作时间。

  经过技术攻关小组多次实验,创新施工工艺,由原来的湿喷支护改为干湿结合的支护方式,加快混凝土凝固强度生成,缩短了二次喷护时间,大大提高了施工进度。

  7月12日,提前50天完成了年初预定的掘进1000米目标,并以单日掘进22.68米的成绩刷新了隧洞施工5年来的最高掘进记录,为8月底实行全线贯通目标创造了条件。

  武警水电八支队官兵说,没有来过旁多输水洞的人,根本体会不到这里的艰苦,在海拔4000多米以上的西藏雪域高寒地区,躺着睡觉也是种风险。

  由于输水洞埋深1300米,围岩因受力不均极易产生岩爆,带来了极大安全风险。洞内施工人员长期处于高海拔、高强度、高湿热、高噪音、窄空间、极缺氧、烟尘大等极端恶劣环境下作业,这里的官兵大都出现鼻炎、风湿、耳鸣、心脏肥大、红细胞偏多等症状,随着掘进的深入,这些症状也变得越来越严重。工程指挥长刘晓鹏刚调到项目不久,因高原反映洞里缺氧就患上肺水肿。

  由于现场施工设备大部分超期服役,轨道机车经常出现故障,换班人员无法进入现场,导致现场施工人员错过饭点加班掘进时有发生,经常在洞内涉水或弯腰步行5、6个小时达到洞口,有的官兵出了洞后,就失去了知觉。

  渣料皮带传输系统是工程中的一个关键,中士宋厚池管理着洞内20多公里长皮带的检查和维修,他每天来来回回跟踪检查皮带走的路程就达十几公里。因皮带老化,时常出现开裂断裂,一次,因工作强度过大皮带多处出现断裂,他在洞内连续工作两天两夜,而且还自创了皮带快速热融技术,提升了工作效率。

  被官兵誉为“金钢钻”的TBM隧道掘进机操作手四级警士长郑开君并没有老师傅的架子,经常裸身爬进温度高达60度的刀盘,检修刀箱更换刀具,一呆就是半个小时。TBM是整个工程的技术核心,电气控制系统又是TBM的核心,他善于钻研,潜心钻研TBM电气系统,对设备的电路图了如指掌,被称着“电路活地图”,只要哪里出现故障,郑开君一到,就会迎刃而解。

  旁多输水洞工程是水电部队当前最后一个在建工程项目,为确保工程顺利完工,官兵们很少有时间陪伴自己的亲人。

  郑开君来到高原的8个年头,极少能春节同亲人相聚,因为他知道每到春节往往是施工人员最紧缺的时候。当被问及他为什么春节不回家,郑开君只是笑着回答“我年后回去,你嫂子能理解!”

  今年37岁的测量干部王斯珍,是支队当中唯一具备国家注册测绘师资格的人,经验十分丰富。到了高原后,他一心扑在工作上,长时间泡在洞内,掌握洞内控制点精度,最终解决了高原最长、埋深最大的隧洞精准测量问题,保证了隧洞按设计的方向进行掘进。

  项目副指挥长兼政委的张国庆是名工作狂。身体透支导致头发脱落、皮肤黝黑,四十不到的人看上去像一个老头儿。他经常和战士们一起拉电缆、扛水管,战士们都尊称他“老大哥”。可是,在妻子眼中,他是个不顾家的丈夫,在女儿印象中,爸爸就是相框里的相片,手机上的视频。张国庆常常暗自感叹,自己是一名不称职的丈夫和父亲。

  5年来,武警水电八支队官兵参建输水洞工程,克服重重困难,用智慧、青春、忠诚,修筑了高原“生命之河”,滋养了西藏林周县65万亩土地,惠及7余万西藏百姓。当林周县百姓尼玛扎西对记者说“他们是我们的恩人和亲人。我要为输水洞工程点赞,为武警水电官兵点赞!”时,我们也理解了是什么力量让水电官兵在这样的环境下坚守了5年。